微博:毛啾啾啾啾_


约稿约稿约稿重要事情说三遍(吃土哀嚎)

【枪弓】缝隙

谢谢临野小天使!自从认识以来一直被你照顾了!感激!!

临野:

一个神志不清的短打


主观意识浓重


可以看出不适合写文了。🙃











那个弓兵,还是一样的让人讨厌


和记忆中分毫不差的赤红色礼装,冷峻的面容,以及散发出的生人勿扰的气息


库丘林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在迦勒底这个世界的再次相遇,对他来说并不值得惊讶,反倒是无数根世界线都能遇见的,可以称之为孽缘的这个事实,才令他头疼不已


爱尔兰的光之子,生前与死后第一次——也说不好是不是最后一次,对一个人如此上心,而这个人现在正在和他刀枪相对


赤色魔枪打横挡住了带着不由分说的狠厉砍过来的黑白双剑,仿佛是浸过血才染上红色的圣骸布翻飞在半空,将库丘林全部的视野占据了一瞬


“哼,我就说是谁才会在暗处偷窥,原来是你”


一击即止,卫宫收回武器,双手抱胸傲然的对库丘林开启了嘲讽


“只是正巧撞见看上一眼而已,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奸诈?”


“你认为是奸诈也无碍,对我来说是有利的生存手段就使用才是正确的选择,所谓的光明正大只会造成白白的丧命,可笑”


啊……讨厌,讨厌,讨厌……


库丘林忍不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感觉厌恶感要像黑泥一样满溢出来,明明不是这副模样,却蒙上了滴水不漏的伪装,如同一堵厚厚的墙,保护了最柔软的内里的同时,也阻碍了不带恶意的探访


正是因为见过卸下心防的那一瞬,所以才会更加讨厌这个满身是刺的伪装——冰冷,不近人情,伤害别人的同时也在伤害自己


也许偷窥这两个字并没有用错,讨厌的反面是喜欢,如果不是喜欢已经缠绕了全身,那让他浑身没有一处地方舒适的反感也不会产生


他,的确一直在偷窥,试图偷窥到真正的内心


“哦,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弓兵喋喋不休的话语还在继续,夹着讽刺,嗤笑,传进耳中却变得不真切,模模糊糊的,和脑海深处微弱又细小的呼喊呻吟重合,最后让库丘林眼神猛地暗沉下来


然后他咬上了那双开开合合的唇,并且沉溺于温软的触感,舌头狂躁的入侵,在口腔中舔舐搅动


库丘林勾起一个笑来,不带任何讽刺意味,而是看到因为这个吻使全副武装的弓兵出现了一丝松懈的情不自禁的反应


那是墙上的裂缝,也是他的枪穿透层层盾牌的可能性


“来打一场吗,Emiya”


END


@火勺 祝灼灼生日快乐啊!踩着尾巴赶上了

评论
热度 ( 40 )
  1. 毛啾啾啾啾临野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临野小天使!自从认识以来一直被你照顾了!感激!!

© 毛啾啾啾啾 | Powered by LOFTER